丈夫出轨赠与“小三”钱财,妻子能否要回

来源:未知 时间:2023-01-26 09:40

  丈夫与他人产生婚外情,并瞒着妻子给情人多次转账,最终被妻子发现,妻子有权利讨要回丈夫赠与情人的钱吗?2022年12月16日,南岗区法院法官通过近日审结的一起赠与合同纠纷案,来告诉大家丈夫对情人的赠与行为是否无效。

 
女子将丈夫和“小三”告上法庭
 
市民杨晓蕾(化名)与吴罡(化名)于2007年登记结婚。2020年至2021年,杨晓蕾发现吴罡收入明显减少。经杨晓蕾多次追问原因,吴罡告知杨晓蕾实情:2020年,吴罡与余莉(化名)认识并发展为情人关系,二人交往期间,吴罡通过银行、微信、支付宝转账等方式转给余莉人民币6万余元。
 
获知真相后,痛心不已的杨晓蕾决定追回这笔钱,她将吴罡、余莉一起告上了法庭。杨晓蕾认为,在原告与被告吴罡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吴罡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夫妻共同财产无偿赠与余莉,严重损害了原告的财产权益。被告吴罡单方的赠与行为,事先未经原告同意,事后也未获得原告的追认,且该赠与行为并非日常生活需要,要求确认吴罡对余莉的赠与行为无效,判令返还钱款。
 
庭审中,余莉辩称,吴罡追求自己时告知自己其已离婚,自己方才接受了吴罡的追求。二人交往期间,吴罡转账给自己的款项中,部分是吴罡通过自己网上购买男士衣裤、男士手表等男士专用生活物品以及吴罡文身店内使用的家具、专用复印转印纸等经营用品,部分用于吴罡与自己共同生活期间的房租、饮食、水电煤气等日常生活开销,且自己亦经常通过微信转账给吴罡。
 
余莉还认为,根据民事证据规则中“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杨晓蕾应当明确举示哪笔款项系吴罡对自己的无偿赠与,若无法明确区分各笔款项用途,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需对每一笔不同的赠与情况进行认定
 
南岗区法院经审理查明,杨晓蕾与吴罡于2007年9月登记结婚,其婚姻关系持续至今。自2020年12月至2021年12月期间,吴罡以微信转账方式向余莉支付款项33笔共计37838.99元(其中2021年7月30日支付10000元,2021年2月13日支付10001元,其余款项数额较小,几百元至几千元不等),在此期间余莉亦以微信转账方式向吴罡支付款项18笔共计10572.1元(数额较小,几百元至几千元不等)。吴罡通过建设银行转账方式共计向余莉支付22611元(2021年5月14日转账10001元、8月18日210元、10月25日1400元、12月14日10900元、2022年2月12日100元)。
 
以上共计60449.99元。2021年期间余莉与吴罡租赁房屋共同居住,余莉在此期间支付房屋租金4990元。2020至2021年期间余莉淘宝账号消费男性物品共计6557.26元。
 
南岗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吴罡在其与杨晓蕾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余莉共同居住生活,在此期间吴罡的这一情况构成了事实上的婚外同居,违反了民法典上的公序良俗原则和社会主义婚姻道德,吴罡的这一行为应予以谴责。
 
杨晓蕾系吴罡的合法配偶,吴罡与余莉婚外同居,该行为本身已对杨晓蕾造成伤害,吴罡又向余莉赠与款项,赠与行为无疑又损害了杨晓蕾的夫妻共有财产权,现杨晓蕾作为原告要求确认吴罡向余莉的赠与行为无效,要求余莉返还财产,杨晓蕾的这一诉权应予以保护。关于是否应当返还及返还数额问题。考虑到吴罡向余莉赠与款项是分多笔,并基于不同目的给付,因此要认定这些赠与行为是否违反了家事代理权,需要根据每一笔不同的赠与情况进行认定。
 
“小三”被判决返还原告3万余元
 
据办案法官介绍,本案中,吴罡向余莉赠与的款项主要分二类,第一类款项,系吴罡通过建设银行转账。吴罡于2021年5月14日支付10001元、2021年12月14日支付10900元;通过微信于2021年7月30日支付10000元、2021年2月13日支付10001元,上述四笔款项共计40902元,数额较大,并非用于日常生活需要,已经超出家事代理权的范畴,余莉亦未出示证据证明上述钱款的用途,原告主张确认该项赠与无效,应予以支持,因余莉通过淘宝账号为吴罡支付个人消费6557.26元,故本院支持余莉返还杨晓蕾款项34344.74元(40902元-6557.26元)。
 
第二类款项,系吴罡向余莉微信或建设银行转账的款项,这些款项分多次支付,每次支付的金额较小,共计19547.99元(60449.99元-40902元)。余莉在此期间亦通过微信转账及红包方式支付吴罡10572.1元及支付房屋租金4990元,共计15562.1元。考虑到吴罡与余莉共同生活居住,已经发生的日常生活消费要求余莉一人返还,确有不公,也与家事代理权的规定不相符合,故此部分款项本院不予支持。
 
2022年6月28日,南岗区法院依法作出判决,被告吴罡与被告余莉之间的赠与行为无效;被告余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杨晓蕾款项34344.74元;驳回原告杨晓蕾的其他诉讼请求。
 
将夫妻共同财产无偿赠与“星运娱乐招商 ”的行为被认定无效
 
南岗法院哈西法庭副庭长蒋月姣表示,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条规定,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夫妻双方发生效力。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上述条款均延续了婚姻法的相关规定。
 
法律条款明确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作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无偿赠与“星运娱乐招商 ”,即属于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处分共同财产的行为,损害另一方财产权益,而且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赠与是违反公序良俗、挑战道德底线、需要谴责的行为。因此,此类赠与行为理当认定无效。
 

法官提醒,夫妻之间有互相忠诚的义务,丈夫应当忠诚于妻子,妻子也应当爱护丈夫。作为他人婚姻的“星运娱乐招商 ”,既要受到社会道德和舆论的谴责,最后还很有可能人财两空,实在是得不偿失。(哈尔滨日报记者 王冠)
 
参考资料:
http://gy.lipin.huishou.la/news/41.html
  • 上一篇:
  • 下一篇:没有了
  • 热点排行
    芜湖星运娱乐招商
    舟山星运娱乐招商
    盐城星运娱乐招商
    嘉兴星运娱乐招商
    昆山星运娱乐招商
    包头星运娱乐招商
    连云港星运娱乐招商
    柳州星运娱乐招商
    三线城市星运娱乐招商
    保定星运娱乐招商
    泰州星运娱乐招商
    镇江星运娱乐招商
    莆田星运娱乐招商
    秦皇岛星运娱乐招商
    咸阳星运娱乐招商
    宜昌星运娱乐招商
    肇庆星运娱乐招商
    邢台星运娱乐招商
    徐州星运娱乐招商
    营口星运娱乐招商
    邯郸星运娱乐招商
    三亚星运娱乐招商
    张家港星运娱乐招商
    衢州星运娱乐招商
    江阴星运娱乐招商
    常熟星运娱乐招商
    湛江市星运娱乐招商
    金华市星运娱乐招商
    洛阳星运娱乐招商
    台州市星运娱乐招商
    温州市星运娱乐招商
    桂林市星运娱乐招商
    汕头市星运娱乐招商
    义乌市星运娱乐招商
    绍兴市星运娱乐招商
    常州市星运娱乐招商
    无锡市星运娱乐招商
    唐山市星运娱乐招商
    南通市星运娱乐招商
    泉州市星运娱乐招商
    江门星运娱乐招商
    湖州星运娱乐招商
    扬州星运娱乐招商
    中山星运娱乐招商
    潍坊星运娱乐招商
    临沂星运娱乐招商
    淄博星运娱乐招商
    东营星运娱乐招商
    日照星运娱乐招商
    聊城星运娱乐招商
    滨州星运娱乐招商
    莱芜星运娱乐招商
    枣庄市星运娱乐招商
    泰安市星运娱乐招商
    济宁市星运娱乐招商
    德州市星运娱乐招商
    烟台市星运娱乐招商
    威海市星运娱乐招商
    菏泽市星运娱乐招商
    cqjccar.com 5qaq.com hnzsf.com cining88.com bkcp2.com ajusagg.com gushi888.com bkcp1.com bytdinfo.com